buxisanhanren 发表于 2021-1-29 04:36:13

调查显示三分之二的中国车主对油耗并不满意热点资讯

至少我没有背叛


至少我没有背叛

——思婷





樱花又在这个时节绽放,我如约来到这个我们约定的树下,着迷的看着纷纷落下的花雨。她会来吗?我轻轻抚摸着那棵拥有我们俩美好回忆的树,心里却变得那样的忐忑不安。

“拥有华丽的外表和绚烂的灯光/我是匹旋转木马身在这天堂/……爬到我背上就带你去翱翔/我忘了只能原地奔跑地那忧伤/我也忘了自己是永远被锁上/不管我能够陪你有多长/至少能让你幻想与我飞翔/奔驰的木马/让你忘了伤/在这一个供应欢笑的天堂……”

我和雅婷坐在树上,对着星光闪烁的天空,大声的唱出这首,我们俩都十分钟意的歌。我们俩总是被大家笑称,五音不全,全然没有音乐细胞。可是,我们却对着音乐也有一种热情。不管别人怎么说,只要我们开心就好,永远都逍遥快乐。

一直唱到嗓子沙哑,我们俩注视着对方,不约而同的哈哈大笑起来。不知过了多久,雅婷突然从树上跳了下去。我被眼前的这种场景吓了一跳,连忙从树上爬了下去。看着晕过去的雅婷,我不知所措,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。我用力的推着雅婷,可是她久久不睁开眼睛。她的表情怎么会那么平静,脸上还带着浅浅的微笑。

“你快点醒一醒,不要再这样呀!不然我真的会很生气,真的会很生气的哦!”我眼泪悄悄的流了下来,连我自己都没有察觉。全身都在抖动,声音都在颤抖。我知道自己是在害怕,害怕自己一直担心的事情,会变成真的。

“哈哈……”雅婷在笑,我停下脚步,停下去救求的脚步。转身看着原本躺在地上的雅婷,不知在何时,她已经从地上坐了起来,并且发出那种让人听了害怕的笑声。

我愣住了,一动不动的看着,看着狂笑不止的雅婷。没有预知,不知道下一刻,雅婷又会做出什么样疯狂的举动。我不知道过了多久,身体发软,慢慢的跌坐在地上。雅婷?这真的是刚才和我唱歌的雅婷吗?我脑子里,不停的问着自己。

“如果我真的可以就那样死去就好了,那么平静的死去就好了。”雅婷终于说话了,可是为什么开口的第一句话,就是这么让人心痛。

我跌跌撞撞的跑到雅婷身边,抓住她瘦弱的双肩,激动地对她说:“都过去了,都已经过去了。你怎么这么傻,不要再这么傻了!……”

“我曾经……曾经,想尝试……尝试忘记一切,可是……”雅婷颤抖着双手抱住自己的脑袋,拼命的摇头。突然,雅婷用那凄凉的眼神看着我,轻轻抽噎的问我:“他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?当我爱上他的时候,为什么却告诉我,他心有所属了?”

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啊!”看着雅婷那无助的表情,我真的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大的罪人。

“我就知道你们在这里。”智祺笑嘻嘻地朝我们叫道,帅气牵着一个女孩跑过来。

我急急的转身把眼泪擦了擦,强颜欢笑地说道:“哟!你真不错哦!这个女孩打哪来的呀?”

“你的眼睛怎么红红的啊!咦!雅婷的也是。”智祺急急地跑过来,细细地打量了很久。看的,我都觉得不好意思了。

“唉!女孩就不能哭一哭啊!干嘛那么大惊小怪!”我笑着用手重重的拍了他一下,悄悄地用手指了一指雅婷。

他脸上顿时露出了解的表情,轻轻的转到雅婷地背后,打趣地说道:“我们家雅妹妹,什么时候变成了林妹妹啊!”

原本以为,智祺的出现,一切都会变得很好,哪知道会出现接下来的状况。“祺哥哥,你是天下最坏的大坏蛋,我讨厌你。”说完,便哭着转身跑开。

“啊…… 雅婷,怎么会这样啊!”我气气地狠狠踩了一下智祺的脚,快跑地追着哭得浠浬哗啦的雅婷。

“雅婷,你等等我,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解决不了的。”我话音刚落,被地上的一个大坑,摔了一个四脚朝天。

“好痛!呜!雅婷,你见死不救吗?我都已经摔得不能动了。”我用自己最后的一丝力气,大声的对离我不远的雅婷吼到。

这样才有用吗?要知道我早这样办就好了,何苦还被这么摔一大跌。只见智祺和雅婷都紧张兮兮的朝我这边跑过来,好像还在说什么话啊!咦!眼前怎么这么模糊,算了,不管那么多了,先睡一睡好了,太累……

当我醒来的时候,看见只有我一个人呆在自己熟悉的床上,幸福的感觉!真好,床还是比地舒服啊!咦!不对,雅婷呢?

我刚准备从床上起来的时候,门轻轻地被推开了。我抬头看着,雅婷慢慢地走了进来。阳光照在她脸上,让我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。

“雅婷,你没事了吗?”我飞快地跑过去,笑嘻嘻地抱住雅婷地胳膊。

雅婷用力地甩开我,眼睛里透出一种说不清的表情,只听她轻轻地说:“祺哥哥喜欢你,这件事情,你知道吗?”

“我不知道,为什么你会说智祺喜欢我?怎么可能啊!”我十分诧异的看着雅婷,觉得真的很不可思议。

“我讨厌你,为什么是你跟我抢祺哥哥?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了。”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,雅婷早已跑得很远。

“我就不能解释一下吗?为什么不给我声辩的机会?”突然我觉得很累,不想再去说些什么。感觉一切都变得不一样,一切都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。

这时候,智祺慢慢地走了进来,把我从地上扶起来。刚我看着他的时候,我心里真是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。我用力的推开他的手,慢慢地走到床边躺下。

“你还好吗?”智祺急切地问道。

我一句话都没有问,也没有回答。只是闭上眼睛,冷冷地说了一句:“这下你称心了吧!”

从此之后,我与雅婷和智祺没有再见过一面,断了所有的联系。好像我们从来没有相遇、相识和相知,一切都像平行线一样,没有任何的交集。

“你还好吗?”耳边又响起了那熟悉的声音,把我从远方的思绪当中拉回到现实。我快速地转过身,看着那熟悉地身影。

“智祺?”我迟疑地问道,十几年没有见的他,竟然更加地帅气迷人了。

“呵!疯丫头还没有把我忘掉嘛!”智祺缓缓地走过来,身边还有一个俏佳人。

我看着智祺身边的那个女孩,全身竟然还不停地轻颤。我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,或是该做些什么,所以选择了呆呆地站在原地。

“还记得我吗?”轻轻地、柔柔地声音在我耳边响起。

“雅婷?雅婷?……”我快步地跑过去,和雅婷紧紧地拥在一起。

不知过了多久,我和她互相打量了一下对方改变,仰头哈哈大笑起来。

“雅妹妹,真真是长得超凡脱俗,像跌落在凡间而不食烟火的仙子啊!”我打趣地说道。

“疯丫头,你也不用这样打趣雅妹妹,雅妹妹都羞红了脸。”智祺哈哈大笑地说道。

“哟!什么时候,这么关心雅妹妹了啦!”我笑了笑,走过去牵着雅婷的手。

只见智祺和雅婷很甜蜜地笑了笑,我心里变得很坦然,至少我再也不是有苦说不出的人了。

“姐,对不起!”雅婷十分认真的对我说出这三个字,对我却是一字千金。很高兴能够听到这句,我很久以前就想听到的话。

“没关系!一切都过去了,只要你们幸福就好啊!”我衷心地祝福着他们。

樱花漫天飞舞,我们仨个很久没有这么痛快大笑。以前的我们,在大家的眼里,总是任性妄为,想到什么就会去做。我们总是对这种说法,嗤之以鼻,不以为然。可是没有想到,我们竟然因为这种性格而受了很大的教训,使得我们浪费了十几年在一起的机会。现在的我们,也许会为自己当初做过的事情后悔,但是我们都已经长大,已经知道自己应该珍惜什么北京治皮肤病好的医院,或是放弃什么不该有的坚持。过往都不想再想,相信我们应该更加珍惜未来吧!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调查显示三分之二的中国车主对油耗并不满意热点资讯